弟弟主人

:

image

透過 TR 認識了一個弟弟,小我兩歲,同為女犬調教愛好者。表面上我們是乾姐弟,實際上弟弟成為了我的主人,我只是一隻狗,是 TR 與弟弟的共同家畜。

在現實生活裡,除了 TR 主人外,又多了一個人視我為畜生,弟弟可以任意的對我下指令,使用姐姐母狗滿足慾望。弟弟知道姐姐上班時會塞著肛塞工作,是母狗肛門訓練也是母狗身分提醒,弟弟總喜歡要求我拍照給他看,要看姐姐人型穿著怎麼樣的端莊洋裝,又屁穴上是怎麼淫蕩的塞著肛塞。每天不一定會要求姐姐玩些小遊戲,例如要姐姐在赤裸淫亂的身子上綁股繩再穿衣上班,在我走動摩擦難受得求饒時,要我在座位上自慰、或是到廁所高潮一次;要求姐姐一定要稱呼弟弟主人,要自稱母狗,母狗有時進入工作模式忘記對弟弟使用尊稱,就被處罰,有罰跪反省、也有自打耳光檢討。

TR 喜歡看弟弟逗弄母狗,樂得看我羞愧又淫蕩的反應,也會跟弟弟介紹母狗如何使用,兩人一言一語的討論著怎麼調教母狗,都不用詢問母狗意願或是否接受,因為家畜就是要聽從主人的才能得到歡愉。

兩位主人約母狗一起見面,要求母狗穿著上下都容易給主人伸入玩弄的穿著,沒有奶罩沒有內衣,肛門裡依然照常塞著肛塞,進入咖啡廳裡弟弟就先檢查姐姐母狗的穿著「嗯~很乖呢~」,摸到肛塞自然的就將它推得更深入一點。我有些不好意思,低著頭,身體卻自然的迎合著弟弟主人的手勢,讓他更容易的觸摸,母狗喜歡主人摸摸……。

主人讓母狗去廁所將塞了一整天的肛塞拿出來舔乾淨,換陰道放入可使用手機App遠端遙控的跳蛋,跟主人們坐在一起喝咖啡閒聊,但主人隨意的滑滑手機就可以震動得母狗淫水直流。無預警的總讓我說話突然中斷,突然的身子緊繃起來,弟弟主人調皮的喜歡在這時追著問「姐姐怎麼啦,身體不舒服嗎?」讓我窘迫的回答沒事啦…。TR 坐我對面,倒是桌下踢踢我的腿,要求母狗保持雙腿打開,露出陰部才是屬於母狗得體(dirty)姿勢。

喝完咖啡,主人們帶著我在公園遛遛。雖然人來人往的,母狗必須站立雙腳行走,弟弟拉著姐姐母狗項圈走的時候,TR 笑著說「這也是溜狗」,我吃在淫穴裡的跳蛋在弟弟控制之下不時仍震動著,主人們遛著一隻發情母狗,找尋一暗處坐下,讓母狗盡情嗅聞主人腳、蹭著主人求歡。唔,好喜歡主人的揉捏,弟弟捏捏姐姐母狗奶子,很快就發現姐姐喜歡用力揉捏,掐得我乳頭發疼,在公園裡淫蕩的呻吟。TR 注意著週圍,命令我閉嘴,TR 主人得意著說母狗「她發情起來真的完全是個畜生呢,比現在更下賤」,弟弟將沾著淫水的手指放在母狗嘴邊,母狗貪婪的舔舐任何嘴邊的棒狀物,噢對,我整個恨不得能將下賤那面完全釋放出來。不過今天只算是初見面,時間也晚了,主人模摸母狗的頭要我整理好衣著要回家囉。

回到家,透過網路訊息,弟弟說希望姐姐母狗要定期錄製排泄影片給主人查看,母狗大便沒有在遮掩的,要能自然的在主人面前排泄。我整個糗到不知所措,弟弟主人開心的說「可是弟弟我想看姐姐舔自己的排泄物啊」

唔…

2017.02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

Categories